欢迎来到芜湖健康水生活馆!联系我们|留言板
Banner
首页 > 新闻动态 > 内容
对鸠江区桶装水送水工的感触
- 2019-03-22-

高中学校每个班里都有一个大饮水机,每天一大清早就有鸠江区桶装水的送水工来送水,傍晚还要来送一次,而且每回都是同一个人。我们学校三个年级大约有90多个班,分布在三栋楼,每栋楼都有五层是教室,平常人从一开始的班走到一个班都会气喘吁吁,别说还要扛着那么重的水桶。

送水工的相貌很平凡,又或许是一回生二回熟的缘故,总能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。我记着他是短头发,经过岁月的洗涤之后微微泛黄,脸上皱纹颇多,胡子还有些凌乱,似乎很久没有刮过了,反正给人一种不干净的感觉。不管怎样,他的眼睛倒是炯炯有神,不大不小正合适。他的衣服不多,起码送水时换过的衣服很少,那几件衣服的年龄明显不小了,而且每次送水时衣服上都会带着一层油渍,可能是洗不掉,也可能是每次送水时不小心染上的。这使我对他越发有兴趣了。

我从没听过他说过一句话,下课时有许多次与他擦肩而过,有次看到他正拎着装满水的水桶往楼上去,一手一个,动作也还利索,一步一走,脚踏实地,可腰总会弯得很低,毕竟那两只水桶可不轻。我于心不忍,在他准备上几个台阶的时候帮他把桶一起提了上去,桶放下之后他的手哆嗦了一下,轻吁了一口气。我冲他喊了一声:“辛苦啦!”他只是笑笑,我只好灰溜溜地走了。打那之后我就再也没理过他,我总觉得他可能没受过什么教育,但是礼貌也要有吧,别人帮忙付之一笑也太差劲了。

后来的一件事加重了我对弋江区桶装水送水工的反感。晚自习我们班在放英语听力,班上很安静,只有录音机声音。他突然开门进来送水,把水桶换过之后就走,我留意了一下走路的步伐很快,声音不小,完全不顾我们的感受,就连开门出去后关门也是“啪”的一声。这让我非常失望,甚至对他们这类人产生了厌恶之感。可这种厌恶很快又消散了。原因是我觉着凡是在此类工作岗位上工作的人都值得敬仰,他们为社会做出的巨大贡献不言而喻,而社会给他们的回报却是微薄的。他们中的大部分文化程度偏低,还有从没受过教育的,我渐渐觉得这不应该是他们的错。况且他们一直有着自己专属的闪光点。一次我在拐角处再次与他相遇了。他哼着歌从我身旁快速跑去的,我倒从没看过像他这个年龄还那么活泼的人,文化人就更不可能这样了,打照面时我饶有兴趣的笑了笑。

尽管我反感他的不懂礼貌,可我觉得不能算是他们的错,可以从弋江区桶装水送水工身上体会到的是他们的精气神。他们生活的艰难,可他们打心底里仍然是乐呵的。没有什么追求也好,哪怕他们只是为了妻儿。